当地人再也不拆旧房了
2018-05-06 14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孙君:郝堂村的建筑应该是豫南民居的风格,既不是徽派,也不是江南建筑格局。它是中原建筑的一部分,建筑的风格与本地的地理环境、年降水量、湿度、有很大关系,不是我想怎么建就怎么建的。北方的房子比较厚实,郝堂村的建筑既有南方的精致、又有北方的厚重,看起来厚墩墩的感觉。

长江地理:你有个观点是要把农村建得更像农村,你心中的农村是什么样子?

孙君:盖房子不是目的,可是你不盖房子,就没法进来。盖房子的背后是什么?郝堂村建房子到最后,村庄非常平静,没有一户上访的,没有一户农民乱搭乱建的。我们是把村民自治与村民自悟通过盖房子来改变,这是我们做的背后的东西。我们在建房子的过程中完成了资源分类,也在建房子过程中体验到了财力有限、民力无限的事实,老百姓真的想干一件事,一定会把它做到满意为止。郝堂村的建设只是农民在出钱,政府只是用了贴息贷款的方式就解决了资金问题,撬动了多大一块资源。

长江地理:郝堂村新建的房子有没有统一的风格?房子的外观要一致么?

孙君:为了让政府看到保存旧房的价值,我们做了1号院老张山庄、2号院茶园,3号院是我的工作室。做完这个以后,当地人再也不拆旧房了,当地人觉得这个土房子是有价值的,这就是1、2、3号房的价值。你跟他说,旧房子有价值没有用,你再怎么呼吁也没用,只有他们真的看到这些房子改造出来的价值的时候,他们才会认同。所以在平桥区很多地方,旧房子都不拆了,那这30万你觉得值不值?按理说,比盖一个房子都贵。我们想一想它另外的价值,制止了拆旧房的脚步,这是30万买得回来的吗?

新农村建设,谁是主体?村民才是主体。郝堂修了6.5公里的路,政府没出钱,占到的地是没有赔偿的,这就是农民的精神,一种觉悟,一种自己对自己集体的信任感,对我们的一种信任感,这是建设背后的东西。

这样去建设农村也调整了政府的思维,他们开始认识到规划的作用,开始认识到新农村到底应该怎么建。什么叫新农村建设的现代化?郝堂是现代化,有土地上的文明才叫真正的现代化。

孙君:农村是我们东方文化中最基本的概念,即天、地、人合一,这样一个基本关系,更像农村。并不是说回到原来的农村,是属于今天的农村。今天的农村是个什么样子?你来郝堂村看,就清楚了。农民更有尊严,在自己的土地上,充满着希望,到城市里打工的年轻人又回来了,原来远离人类的鸟类也回来了。

村庄应该是如诗如画的那种状态,现在许多人来郝堂村学习,建房、旧房改造、污水处理、内置金融、养老、旅游、村庄文化,都可以从中找到经验,郝堂村在修建时是作为一部教材在建,光设计稿就接近2万多张,边边角角做得特别细。所以,农村文明的修复,有两个标识,一个是年轻人回来了,一个是鸟回来了。只有这两件事情回来了,才是有生命力的状态,才是和谐的状态。

这种风格不是从当地几百年的建筑风格中总结出来的,变成现在看到的建筑。但这些建筑又不是简单的仿古,而是在豫南民居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创新,这也是对新农村建设现代化的正确的理解,在继承的基础上创作才是文化。其实,郝堂村的建筑也是什么年代都有,我会保留各个年代的建筑,按照那个年代的感觉修复,分别对它们改造,加大它的年代感,让人们清晰看到他们每个年代的建筑是怎样的一个记忆,对于每个村庄的定位,都根据它特有的形成,让它更加接近于自己的本性。让人们看到时代变迁中的乡村,看到一个时代的中国。

孙君:郝堂村现在还是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个问题,现在回流的人比以前多多了。今天,我们看农村是凋敝的,凋敝的后面就是复兴。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让未来在城市找不到回家路的人,找到回家的路。你到农村去看,会感叹,这就是我心目中的村庄,而不是被城市同化的地方。所以我们在建设新农村,有几个硬性标准,第一,只要在城市中看到的东西,尽量不弄,只要在公园里看到的景观,尽量不弄,所以郝堂在新农村建设开始时,把大量的外来物种,比如杨树,全部砍了,然后按本地树种修复。村里铺的路也变成石头,反对用水泥或者柏油。走在上面感觉很踏实,脚很牢,有种土地感。

长江地理:面对现在农民进城,村落凋敝的现实,新房子修好后,就能留住村民么?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heespress.com哪个时时彩平台可靠,哪个时时彩平台可靠,凤凰时时彩平台骗局版权所有